桂林学校大全桂林教育新闻正文

彭东亚:“最山”第一书记的两年帮扶记

2017年09月26日 01:29 来源:学校大全编辑:admin

前言:根据自治区部署要求,我校选派了吴朝贵等6名优秀教职工到贺州任村第一书记。2015年底工作开展以来,我校派出的第一书记发扬党的优良作风,认真践行“三严三实”,始终牢记建强基层组织、推动精准扶贫、为民办事服务、提升治理水平的使命职责,实施了一大批惠民利民的实事好事、民生工程,进一步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,发挥了党员先锋模范作用。

这一天,天气很炎热,我们沿着崎岖的山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,终于来到了开山镇政府门口,远远的就看见彭东亚向我们招手,这位开山镇安和村的第一书记虽然脸上洋溢着喜悦,但眼睛的血丝却略带明显。

在开山镇镇长黄仁伟的办公室,他对彭东亚的工作非常的认可。黄镇长介绍说,2016年,因为安和村是脱贫村,自治区、贺州市、八步区的督查小组象走马灯似的来到安和村,但十几次督查下来,安和村的脱贫攻坚工作没出半点纰漏,所有帮扶干部无一人上黑榜,第一书记功不可没。

忙得“失踪”,妻子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

自称“最山“第一书记的他,讲述了他的扶贫经历。2016年3月,他推着轮椅,把90多岁的奶奶和身患癌症的妈妈送上返回老家的火车,义无反顾的来到贺州市八步区开山镇安和村,开始了他的贫困村第一书记扶贫历程。安和村是“十二五”“十三五”国家级贫困村,还是目前贺州市最偏远、海拔最高的贫困村,基础差,家底薄,贫困程度深,由于语言差异化,彭东亚入户基本是靠村干部帮翻译、邻居帮比划开展交流工作,扶贫难度大。再加上村“两委”班子七零八落,打工的打工,辞职的辞职,还有一名酗酒猝死,是个上了区党委名单的“软弱涣散党组织”,彭东亚感到压力很大,常常一两个月不回家,一心扑在村子里,加班加点地工作。

安和村是瑶族村。在旧中国,瑶民不堪忍受统治者的歧视与压迫,举家躲进深山之中,过着游耕游居的艰辛日子,被称为“过山瑶”。至今,安和村民仍居住于高山峡谷之上,山路崎岖,异常危险。其中有一个洪明寨,处于海拔1787米的萌渚岭上,不通手机信号,是个名副其实的“信息孤岛”。4月里的一天,彭东亚又上了瑶山,晚上,他爱人小黄拨打他的电话,几次都是无法接通,想起最近媒体报道的扶贫干部频频发生的伤亡事故,不禁担起心来,于是打电话给她在贺州认识的所有人,四处找他,一夜都没合眼。第二天下午,彭东亚回到村里,发现手机里有无数的未接来电和留言。电话接通后,小黄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彭东亚又内疚,又难过,却又无言以对。

从此以后,小黄雷打不动,每天晚上都会给彭东亚打个电话,问个平安。也不多说,只要知道他的下落,知道他还好着,才能安心入睡。

开山镇黄仁伟镇长听说后,邀请小黄暑假期间来到村里。夫妻二人同吃、同住、同入户。整整一个假期,小黄亲眼目睹了安和村的贫困状况和彭东亚的工作,才真正理解了他,默默地把家庭重担独自挑起来,全心全意支持他的扶贫事业。

他们的故事传到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后,学校给第一书记和部分家属调整了工作,确保第一书记能够完全脱产,安心从事扶贫工作。

“今年的暑假又到了,我们邀请小黄来村里。一方面他们能够夫妻团聚,另一方面,我们又多了一个义务扶贫队员,两全其美。”黄镇长如是说。

不耻于‘要’,时刻把村民利益放第一位

在同事眼里,彭东亚是个很会“要”的人。他总是利用同学会、朋友圈等一切机会,宣传安和村的独特资源优势,呼吁社会各界伸出援手。甚至上级领导来村考察调研,他也是不遗余力的开口讨要,要资金,要物资,要政策,要项目。

安和村山路险峻,2016年6月份,因连日暴雨,有一处路基挡土墙坍塌,路面垮了一大半,过往群众胆颤心惊。彭东亚当即给八步区组织部胡德珺部长写了一封信,请求支援。采访中,胡部长动情地说:“我看了这封信,深深感到这个第一书记是做实事的人,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扶贫工作的责任之心和对贫困群众的忧劳之情。组织部是第一书记的‘娘家’,怎能无动于衷,于是我马上召开部务会研究,筹款5万元,并且亲自送到安和村。”

“信息孤岛”洪明寨的通讯问题一直牵动着彭东亚的心,近两年来,他一遍一遍的跑上级部门,一次一次的递交申请,甚至动员安和籍的自治区人大代表提出提案。2017年8月,铁塔公司技术人员进驻洪明寨勘察地形,拟投资80万元建设一个通信基站。

彭东亚说:“我们常对贫困户说,脱贫不能等靠要。作为第一书记,当然也不能等,不能靠,但一定得‘要’,更要善于‘要’、不耻于‘要’。”正是靠着这张“厚脸皮”,彭东亚向后盾单位要来了20多万元扶贫资金;向上级部门要来了近200万元的项目,给全村所有屯组修通了水泥硬化路;要来了一大批扶贫物资,给村里开设了电脑培训室,修建了2个文体活动中心,举办了瑶族“盘王节”。

着力为民解忧,民生变民心

彭东亚来自农村,他时刻不忘农民的疾苦,时刻心系贫困群众。他常说,做扶贫工作,必须心系群众,怀揣感情,才能得到群众的认可。

贫困户郑全才,上有重病的母亲,下有残疾的弟弟,家徒四壁,生活十分困难。2016年春天,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打烂了屋顶的瓦片,接踵而至的暴雨更是浇湿了家里的一切。得知消息后,彭东亚立即组织村民,冒雨为郑全才家房屋换上了石棉瓦,又及时为他申请了棉被等民政救灾物资。事后联系保险公司给他们理赔了损失,还给他申报了危房改造项目。现在的郑全才家,100平方米的砖混房屋宽敞明亮,风雨不惧。

贫困户赵东连是个单身母亲,小孩去了外地,她和年近八旬的母亲一起,相依为命。因为没有房屋,长年借住在亲戚家。彭东亚不但为她申报了危房改造项目,而且为她联系了施工队,跑前跑后,直到新房落成。这次我们来到了赵东连家中,她和我们说起这事,感动的哭了,泣不成声的说:感谢桂林电子科技大学派来这么好的第一书记,你们一定要留下彭书记,让他在安和村多呆几年,亲眼看到安和村脱贫致富了再走啊!

贫困户赵明祥年近6旬,孑身一人艰难度日。2014年,赵明祥获得危房改造项目,但天有不测风云,刚刚建成的新房被一场泥石流彻底冲垮。他没了住处,只好远走他乡打工,常年不回。贫困户邓朝先是残疾人,父母80多岁,一家三口丧失劳动能力,仅靠低保过活。邓家原住于安和村高田冲,是一个不通道路、水电的“悬崖村”,生存条件恶劣,村民陆续搬迁下山。邓朝先最后一个下山后,因无力购买土地建房,只得借宿亲戚家中,八旬老人住在楼梯间,场面令人不忍直视。2016年初,彭东亚为赵明祥、邓朝先申报危房改造,但因种种政策限制无法实现。一年来,彭东亚多方奔走呼吁,终于柳暗花明,赵、邓两户均获得了国家住房保障的特殊政策支持。2017年9月,八步区城建局白正清局长亲自来到开山镇,宣布了这一喜讯。日前,赵明祥的新房已开工建设,而邓朝先的房屋建于亲戚家的屋顶。彭东亚这一别出心裁的创意,既规避了政策限制,又解决了邓朝先的地皮问题,轰动了整个安和村。

“象这样为贫困户解决困难的事例还有很多。”安和村党支部书记邓永贵告诉笔者:“彭书记身上有一种精神,就是人家常说的:咬定青山不放松,认准的事从不轻言放弃,许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都被他奇迹般的实现了。”在谈到贫困户以前凄惨的家况时,邓永贵不禁哽咽了。七尺男儿一掬清泪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。

将当地“特色”打造成品牌,变“输血”为“造血”

“安和村属于贺州市的深度贫困地区,贫在没有产业支撑,困在没有产业推动。”彭东亚说:“送钱给物的救济式扶贫,只能解一时之困,而‘授人以渔’的产业扶贫则可以变‘输血’为‘造血’。”

然而,在发展初期,贫困群众发展产业无门路、无资金、无技术、无市场、无胆量,“五无”问题突出。如何找准适合本地的特色产业,如何创新理念和模式,建立脱贫发展的长效机制,成为决定安和村扶贫成效的关键所在。

开山白毛茶是广西三大名茶之一。史料记载,清乾隆皇帝下江南,品尝此茶,曾赋诗曰“一品开山茶,天下无佳茗”,从此,该茶美名远扬至今。在调研中彭东亚发现,开山白毛茶事实上发源于安和村,但是近年来已日渐式微,茶园大片荒废,茶农纷纷改行。在现阶段,要想发展白毛茶产业,带动贫困群众持续增收致富,首要的是发挥村集体经济的引领作用,创新“租金+股金+薪金”的利益联结机制,将贫困群众收益固化在村集体经济产业链上,确保长期稳定可持续脱贫。

在彭东亚的带领下,安和村建立了村民合作社,利用政府产业发展基金,引进广东客商投资820万元,“建基地,创品牌”,大力发展开山白毛茶和野生古茶产业。并积极开展资金折股量化扶贫,吸引贫困户参与,实现了“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”,让贫困户能持续分享产业红利。2017年,开山白毛茶被贺州市八步区列为重点发展的三大支柱农产品之一。

正是得益于彭东亚这样深情投入和忘我工作,安和村“两委”班子才能团结一心,迅速甩掉“软弱涣散党组织”的帽子,带领全村党员群众,大干苦干,打好特色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建设、易地扶贫搬迁、教育扶贫、金融扶贫、医疗救助、社会帮扶、政策兜底及农村电商扶贫等“九场硬仗”。2016年底,安和村顺利通过国家验收,成为自治区首批整村推进脱贫村之一,实现了彭东亚“当年驻村,当年脱贫”的誓言。

行文至此,笔者接到彭东亚的电话,安和村引进新加坡客商投资1千万元建设的黄草水电站已于日前开工……

(文/宣传部 朱艳萍)

相关评论
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
相关新闻

桂林热门关注